歡迎訪問青海公司律師網,我們有專業律師團隊為您服務! 服務熱線:0971-6253773 / 18997176807
青海致琨律師事務所
您的位置:首頁 > 訴訟與仲裁

一事不再理原則的構成要件及司法考量因素

青海公司律師網  發布于:  2015-07-06 14:45:09    瀏覽:1432 次

《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二百四十七條對"一事不再理"原則的構成要件進行了明確規定,其中主觀要件為兩訴當事人相同,客觀要件為兩訴訴訟標的、訴訟請求相同。但上述規定多為學理概念,具體適用過程中,后訴與前訴是否構成重復起訴,需要進一步探討和細化。


一、主觀要件--哪些人構成"相同當事人"?



《新民訴司法解釋》規定,一事不再理原則的主觀要件為"當事人相同",何為"重復起訴"概念項下的"相同當事人"?一般認為,此處當事人采廣義理解,即承受裁判既判力約束的當事人,無論是形式當事人還是實質當事人,均受一事不再理原則的約束。具體如下:



1.形式當事人,即裁判文書載明的直接當事人。



2.訴訟擔當人,即就他人的訴訟標的的權利義務有當事人的訴訟實施權,從而為他人擔當訴訟的人,主要包括破產法規定的破產管理人、合同法中的代位權人、民事訴訟法規定的訴訟代表人等。



3.當事人的繼受人,即通過繼受而承受訴訟標的權利義務關系,從而承受當事人地位的人,包括自然人死亡或法人等合并而發生的繼受情形;也包括因法律行為、法律規定而受讓訴訟標的權利義務的人。如在最高人民法院(2003)民二終字第169號"奉化步云工貿有限公司與上海華源企業發展股份有限公司商標權轉讓糾紛不予受理案"中,法院認為,"在所述再審案件一審階段本案上訴人雖非起訴的原告,本案中其作為原告起訴雖不屬于重復起訴,但其訴訟請求實質上仍屬于商標權歸屬問題,顯然與另一民事判決內容重復。按照一事不再理原則,人民法院不宜再作審理,上訴人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



4.為當事人或者其繼受人占有請求的標的物的人,即在訴訟標的為給付特定物為目的的請求權時,如該特定標的外的他人為當事人或其繼受人占有而非為自己占有的情形。



5.受裁判結果約束的訴訟第三人。按照對訴訟標的是否具有獨立請求權,訴訟第三人分為有獨立請求權第三人和無獨立請求權第三人。就前者而言,第三人以獨立訴訟的方式參加到本案訴訟中,其訴訟地位相當于當事人,當然受到一事不再理原則的約束。就無獨三而言,其在司法實踐中分為輔助當事人訴訟和獨立進行訴訟兩種情況。就后者,如在產品責任中,雖然生產者的法律地位是無獨三,但法院對銷售者責任承擔的判決對生產者也具有實質約束力,因此,生產者也應受到一事不再理原則的約束。就前者,無獨三的法律地位類似于證人,以便于法院查明案件事實為主要功能,判決結果對其權利義務不產生直接影響,因此,此類無獨三不受一事不再理原則的約束。



6.既判力所及的一般第三人。除訴訟第三人外,在人身關系訴訟及公司訴訟中,判決具有對世效力,其他受其約束的人不得再提起訴訟。如公司股東會決議撤銷訴訟中,如某股東起訴撤銷決議被駁回,其他股東雖然并非判決直接當事人,但其仍不能就該決議另行起訴撤銷。





二、客觀要件--哪些事構成"一事"?



一事不再理原則的客觀要件,即何為"一事",是各地法院司法實踐存在分歧的關鍵所在。根據《新民訴司法解釋》的規定,"一事"的構成要件包括如下兩個要件:



(一)訴訟標的相同



根據目前理論共識的實體法訴訟標的理論,訴訟標的是指原告在訴訟上所為的具體的實體法權利主張,即雙方當事人在實體法上的權利義務關系。



(二)訴訟請求相同,或者后訴的訴訟請求實質上否定前訴裁判結果



1.訴訟請求相同



主要是因為訴訟標的理論過于籠統,訴訟請求能夠進一步理清當事人訴訟的具體目的和范圍,更有利于實踐掌握。根據該條規定,只有訴訟標的相同而訴訟請求不同的兩個訴訟,不屬于重復訴訟。



如甲、乙雙方簽訂買賣合同,乙遲延交貨,甲起訴乙請求繼續履行合同,獲得法院支持后,甲另行起訴乙支付因其遲延履行的違約金的,不屬于重復訴訟。在律師實務中,對于某些標的額巨大且訴訟風險大的案件,如果就全部請求一并提起,可能會出現當事人支付大額訴訟費用的情況。此時,出于訴訟策略的考慮,律師可能先就部分訴請提起訴訟,獲得支持后,再對其他部分訴請另行起訴。



此時,需要區分不同訴訟請求和同一訴訟請求的不同數額。后者是當事人對自身權利的放棄,應受一事不再理原則的約束。如在最高人民法院(2011)民再申字第68號"河源市勞動服務建筑工程公司與龍川縣人民政府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中,建筑公司訴請縣政府按《審核報告》支付工程款1400萬余元,訴訟中又依《鑒定報告》增加訴訟請求多支付工程款450萬元,后又以不能繳納訴訟費為由撤回了該項增加的訴訟請求。生效判決支持其11400萬元工程款后,建筑公司又再次起訴要求支持工程款450萬余元。最高法院審理認為,生效判決系對涉案工程款全案作出的終審判決,在該判決作出后,建筑公司再次對案涉工程款另案提起訴訟,系對同一爭議事實再次起訴,違反一事不再理原則,故裁定駁回建筑公司起訴。



2.后訴的訴訟請求實質上否定前訴裁判結果



因案件具體情況千差萬別,為了統一實踐做法,雖然某些案件不屬于訴訟標的相同或訴訟請求相同的情況,但當事人通過另行起訴的方式否定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裁判結果,該類案件也應受到一事不再理原則的約束。主要包括以下情況:



其一,請求權競合。前述論及的實體法訴訟標的理論并未涵蓋請求權競合的情況。在請求權競合時存在兩種不同的訴訟標的,但該兩種標的指向的當事人實體權利義務是具有同一性,應受到一事不再理原則的約束。如在最高人民法院(2003)民四終字第2號"EOST工程公司與山西新絳發電有限責任公司、新絳縣人民政府、中國銀行山西省分行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二審案"中,法院認為,"本案原審原告EOS工程公司基于同一事實,以相同的當事人為被告,向原審法院先后提起"不當得利"返還之訴和"侵權"損害賠償之訴。原告違反了一事不再理原則。根據我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一十一條第(五)項的規定,"對判決、裁定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案件,當事人又起訴的,告知原告按照申訴處理,但人民法院準許撤訴的除外",對于EOS工程公司基于同一事實、相同的被告又以"侵權"為由提起的訴訟,人民法院不應予以受理。"



其二,給付之訴中隱含確認之訴內容。如在某買賣合同糾紛案件中,甲起訴乙交付一批貨物,獲得法院支持。判決后,乙又起訴確認雙方買賣合同無效。在這種情況下,就屬于后訴的請求實質上否定前訴裁判結果的情形,構成重復訴訟,法院應裁定不予受理。





三、一事不再理原則的其他問題



1.當事人在域外起訴后向我國法院起訴的,不構成一事不再理



對于我國法院及其他國家或地區都有管轄權的案件,一方當事人已向其他國家或地區起訴后,又向我國法院起訴的,如不違反《民事訴訟法》和我國參加的國際條約的管轄規定,法院可予受理。



對此,2004年《最高人民法院公報》刊載的"郭業律師行訴廈門華洋彩印公司代理合同糾紛管轄權異議案",2002年《人民法院案例選》刊載的"美達多公司訴某置業公司等債務糾紛案",均明確了上述規則。



2.非真正連帶之債的兩個案件,不構成一事不再理



非真正連帶之債是基于同一事實,因不同的法律調整而形成的數個法律關系的"競合"。在訴訟法上,存在數個訴訟標的,原告可以選擇起訴,也就是說,作為原告的債權人對于債務人之一人、數人或全體,可以同時或先后請求履行全部或部分債務。



在最高人民法院"閩發證券有限責任公司、中國證券登記結算有限責任公司上海分公司、中國證券登記結算有限責任公司與無錫慶豐股份有限公司國債托管合同糾紛管轄權異議案"中,慶豐股份與閔發證券簽訂《國債托管協議》,約定甲方(慶豐股份)將購買的1億元國債托管在乙方(閔發證券)席位上,托管期限12個月,乙方有責任妥善保管,并不得出售甲方賬戶下的國債,到期后乙方不得以任何理由拖延交接。協議到期后,閩發證券拒返國債,慶豐股份經查詢得知,其證券賬戶上的國債已在證券登記結算公司設定了質押,后被交易過戶至其他席位上。慶豐股份遂提起訴訟,要求閩發證券和證券登記結算公司賠償損失。被告閩發證券和被告證券登記結算公司分別提起管轄權異議。本案的情形就是非連帶責任之債,即原告向被告閩發證券主張違約責任,向被告證券登記結算公司主張侵權責任,兩者結合在一起,導致同一損害后果。



非連帶責任不同于請求權競合,后者的請求權基礎發生于相同的主體之間,而非真正連帶之債"競合"的請求權基礎針對不同的主體。因此,本質上,非連帶之債屬于獨立的兩個案件,只是因為事實和法律上的關聯性,兩案應合并審理。但如當事人在一案審結后以另一案起訴,并不受一事不再理原則的約束。



3.原案被刑事移送的,原告另行起訴,不構成一事不再理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在審理經濟糾紛案件中涉及經濟犯罪嫌疑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二條規定:"人民法院已立案審理的經濟糾紛案件,公安機關或檢察機關認為有經濟犯罪嫌疑,并說明理由附有關材料函告受理該案的人民法院的,有關人民法院應當認真審查。經過審查,認為確有經濟犯罪嫌疑的,應當將案件移送公安機關或檢察機關,并書面通知當事人,退還案件受理費"。



因此,在民商事訴訟中,有時會出現因涉及刑事犯罪而向公安機關或檢察機關移送案件的情況。但如經公安機關或檢察機關審查,案件最終并未刑事立案或判決,此時,原告另行起訴的,不構成重復訴訟。



最高人民法院(2014)民提字第148號"方正證券股份有限公司與航天科工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航天固體運載火箭有限公司管轄權異議糾紛案"中,法院認為,因相關偵查、檢察機關至今未將民事糾紛部分退回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根據《最高人民法院經濟審判庭關于經濟糾紛和經濟犯罪案件一并移送后受移送的檢察院和法院未按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審理又未將糾紛部分退回法院處理移送法院是否仍可對糾紛進行審理問題的電話答復》的規定:"經濟糾紛和經濟犯罪案件一并移送后,受訴法院即不再有案件,如受移送的機關未退回,原受訴法院不存在繼續審理的問題。可見,根據該答復,該院己不再有相關民事案件,不存在繼續審理的問題。故航天資產公司對航天火箭公司、方正證券公司所提起的本案訴訟,與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曾受理的上述案件不構成重復訴訟。

五星定位胆 技巧 开平市| 灌云县| 乌拉特后旗| 沙洋县| 若尔盖县| 伊宁县| 苗栗市| 富川| 旬阳县| 建平县| 明星| 梅河口市| 瑞金市| 东至县| 施秉县| 团风县| 阿克苏市| 蒙自县| 小金县| 昭平县| 东光县| 静海县| 锡林浩特市| 南乐县| 剑河县| 桑日县| 赤峰市| 通辽市| 德江县| 锡林郭勒盟| 南投县| 自贡市| 南通市| 黔西县| 泽州县| 绵竹市| 都匀市| 西安市|